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潍坊冯小刚白癜风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0-23 21:28:57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潍坊冯小刚白癜风,山西治白癜风的仪器,海南白癜风好治好吗,日照治疗白癜风的医院,古田白癜风医院,博兴白癜风,托克托白癜风医院

尧山:“死人”与“活人”争地的背后

桂林生活网—桂林日报记者景碧锋文/摄

  

尧山到处都是村民打出的这种售卖墓地的小广告牌,实则不是挂子山公墓的,都是当地村民在售卖村里的山地。

国家4A级景区尧山,成了“乱坟岗”

尧山周边乱买散葬并不是新鲜事了,记者也曾对此进行过采访报道,那么今年情况又如何呢?4月3日上午,清明假期期间,记者再次来到尧山周边走访。

记者乘坐24路公交车一路往东,到处都是噼里啪啦的鞭炮声。在尧山附近的官帽山公墓周边的山上,漫山遍野都是坟墓,两堵墙把周边的坟墓隔挡起来,形成了一个长长的巷子。

其实,不光是官帽山公墓的周边,记者走访发现,如今,从尧山靖江王陵往北的道路两旁,到处都是密密麻麻的坟墓。特别是尧山索道周边和尧山盘山公路的两旁,到处都是坟墓。

“挂子山紧挨着官帽山,那边已经没有地了。所以现在大家基本都来尧山脚下买地葬人了。你看现在尧山索道旁,已经成了大片大片的坟场,跟挂子山的乱坟场并没有什么区别。”叠彩区大河乡莫家村年近60岁的村民莫有光告诉记者。此前他也接受过记者的采访。

在莫有光的记忆里,2000年以前,人们的墓葬还是普遍集中在挂子山和官帽山周边的坟场,尧山上还很少。然而,近20年来,挂子山周边的土地被用完,慢慢地坟场就迁到紧邻的尧山上来了,整个靖江王陵基本被民间的散埋乱葬包围。

“如果照目前这样的情况发展下去,要不了多长时间,本是国家4A级景区的尧山基本就变成第二个‘挂子山’了。”莫有光说。

记者了解到,尧山周边“散埋乱葬”主要涉及到叠彩区大河乡和七星区朝阳乡两个乡镇,以莫家村和新建村为核心,向周边延展开来,涉及十多个自然村,5000多人。这些乱葬的坟墓分布于周边超过5000亩土地。

如今随便走到尧山周边,到处都有修坟的招牌,上面写着电话等联系方式,到处有村民跟你搭讪,问你要不要修坟。

下一页

[1][2][3]

  

挂子山村的村民主要以售卖墓地为生

山旮旯的村民“靠山吃山”,村民把卖坟地做成了一个产业

“散埋乱葬”的产生,有各方面的原因,莫有光说。

“现在正规的公墓,一座坟超过万元是正常的,而占地面积只有几平方米。如果去祭祀,人稍微多一些,基本是站都站不开;如果葬在外面附近村里山上的话,就便宜多了,面积也大些。”

“现在,我们这里山上一平方米地的价格是300元到400元。坟墓的大小从几平方米到三四十平方米不等,或者更大。一座墓往往葬有两个人,甚至一个家族的好几个人。花费下来,小的不过万,大的也就几万。总体来说,比公墓便宜多了。”

在莫有光看来,公墓墓地价格的攀升,是催生周边村民售卖坟地的主要原因。此外,还有以下因素。

“我们这个地方,距离桂林市区中心也就只有几公里。以前,当地村民都靠种地为生。处于山旮旯的村民光靠种地得不到多少钱,村里后来也没有吸引什么项目进来,青年人纷纷外出打工,村里的耕地大多被承包出去,后来发展成尧山花卉基地。山场也被卖给市民,用作墓葬坟地。除了卖地,村民没有其他收入,慢慢地把卖坟地做成了一个产业。”

“以前这些坟墓都是安葬在村子周边的山上的,一般耕地上没有。渐渐地,几乎连各个坟墓中间的缝隙都被占满了,村民就开始把尧山上的山场卖了,用来葬人。同时,每年村民代坟主管理坟墓,收取几十元到上百元不等的管理费。”

“由于坟都是葬在山场里,要修建新坟,必然要砍树。以前,挂子山周边树木好多好多,一大片一大片的,现在基本看不到了。”

据了解,由于尧山周边村子的山场基本都归村集体所有,所以如果谁要在这些山场葬人,首先要跟村民联系,再经过村里同意,然后找地修坟。买主要把钱交到村里,村民抽取一定的份额。

上一页下一页

[1][2][3]

  

尧山索道附近的树林里,到处是密密麻麻的坟墓。清明时节,有人上坟,小规模的火灾不断。图为被烧焦的松树。

卖地获得了短期收入,但村民对未来忧心忡忡

“你说,我们‘靠山不吃山’,能干什么?城里的人需要地葬人,我们需要生存,‘活人’靠‘死人’生活,是一种恶性循环。”莫有光说的并不是没有道理,由市人民政府发布的《关于三月三、清明节期间尧山及龙泉林区禁止野外用火》的通告中,最先提及的就是:“尧山、龙泉林区的部分范围包括朝阳乡新建村委,大河乡潘家村委、上阳家村、新民村委和尧山村委莫家村。”

由此可见,对于这些殡葬的情况,有关部门是知道的。

记者了解到,近些年,像莫家村、挂子山村,每年村里卖地的收入达到几十万,当地村民因此也建起一幢幢楼房。

然而,当地村民也抱怨:莫家村至今仍然没有通自来水。地下水也已经污染,村民不得不购买从尧山上运来的泉水。

对于挂子山村来说,这么多年来,几乎没有小孩考上大学的。当地有村民跟记者抱怨:“卖坟地的影响太坏了,风气不好,对村里的影响是巨大的。”

莫有光也困惑:“若过些年,墓地卖完了怎么办?但若不卖的话,当下靠什么生活。”莫有光的困惑,代表了当地一部分村民对自身生活的思考。

近些年,尧山索道周边已经被坟墓包围,很多乘索道游览尧山的游客没有办法,甚至不得不坐在坟墓的围栏上休息,这让尧山索道的老板贺杰心里很不是滋味,但也没有办法。贺杰告诉记者,乘坐索道,向山下望去,到处是因为墓葬而被砍伐掉的树木,四处搭建的蓝色彩钢瓦,对于尧山景区的影响是显而易见的。

近些年来,尧山散埋乱葬的相关问题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。特别是以“活死人墓”为代表的相关新闻,自2015年被媒体报道以来,引起广泛关注。然而,4月3日,记者在尧山索道周边和尧山盘山公路两旁走访,看到到处都是增加的新坟或刚挖的新土。从年份上来看,新坟的墓碑上刻着的落成时间是2016年、2017年。树林里,时常可见因清明上坟被烧焦的树木。

在尧山索道下开小卖铺的郑女士告诉记者,前两年,政府整治过尧山上“活死人墓”,但现在又慢慢恢复成老样子了。

上一页

[1][2][3]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滨州白癜风初期症状